2007年8月5日星期日

一篇我曾經多次翻閱的成功投機者訪問

一篇我曾經多次翻閱的成功投機者訪問

重溫闊別多時的讀物,
坐在巨人的肩膀上又有一番感受。

括號內的藍色文字是個人感受,
紫色是提醒自己要注意的,
綠色則是對所有要求的投資者都有莫大意義

第十五章 控制風險 ◆ 賴瑞·海特◆
----------------------------------------------------------------------

敕瑞·海特對金融市場感興趣,是被大學時代的一門課所激發出來的。然而他步入華爾街的路途就像摩西前往以色列一樣坎坷曲折。海特初入社會時,誰都無法想像這個年輕小伙子日后(後)竟然會在金融市場上揚名立萬。

  首先,他以不十分理想的成績從大學畢業3之后(後)他開始工作,盡管他曾經從事各種工作,卻沒有一項能維持長久。最后(後),他以充當演員與編劇維生。他寫過一部不曾拍成電影的劇本,但是電影公司選它做為備用劇本,因此這就成了他收入的穩定來源。

  一天,海待在收音機里聽到一名投資專家韓特述說自己如何以買賣原油期權而發財的經過。當天晚上,海特又在一個派對上結識披頭士的經理伯恩·依普斯坦(Brain Epstein)。這兩項遭遇終引發海特進軍金融市場的野心。海特當時心想﹕(“這真是一個能夠以小額投資創造財富的家伙指披頭士的經理)。”

  海特后(後)來從依普斯坦那兒爭取到几份填詞的合約。賴以糊口。然而他對進軍金融市場的意念卻是有增無減。后(後)來他在接受我采(採)訪進,曾自我調侃說﹕“你經常聽說某人從華爾街出來,改行作編劇,而我卻是放棄編劇,進入華爾街。”1968年,海特終于決定涉足金融市場。由于對這個領域一竅不通,于是他決定從股市經紀人做起,几年后(後),他成為一名全職的期貨經紀人。

  投資報酬率穩定成長

  經過十几年的磨練,海特認為自己在市場上所學到的專業知識已經足以使其長期獲利,于是他成立明德投資管理公司(Mint lnvestment Management Company)。海特知道自己的交易理念必須經過嚴格的科學測試,于是他邀請統計學博士彼德·馬修(Poter Matthews)入伙,并且在一年后(後),聘請曾經任職一家國防電子公司的電腦程式專家麥可·狄爾曼(MichaeI DeIman)到其公司負責有關電腦方面的工作。在馬修與狄爾曼的協助下,海特的交易理念終于獲得統計與數學上的證實。而海特也一再強調,明德投資管理公司能夠獲致成功,馬修與狄爾曼兩人功不可沒。(感受:某一刻,頓悟自己的局限,自問博學又愛研究的我習慣了DIY,事事親力親為未能走向團隊形式,事實上每人各有所長,懂得集結有能之士,與他人合作,互補長短,發揮1+1>2的威力,成功程度將大大增加之餘,亦是長遠發展的必需行動。自問屬於軍師型,做第二把交椅會可以交出120分成績,一旦坐正,頂多只有100分。)

  海特的投資理念并不在于獲取最大的投資報酬率,而是透過嚴格的風險控制,維持投資報酬率的持續穩定成長。這也正是明德投資管理公司最大的特色之一。根据統計,從1981年4月份到1988年中期,明德投資管理公司平均年投資報酬率在30%以上,然而更引人注目的是,該公司的年投資報酬率總是介于13%到60%之間,表現得相當一致。明德投資管理公司傲人的業績使其管理的資金呈現巨幅成長。在1981年4月份時,該公司的資金衹有200萬美元,如今已成長到8億美元的水准。雖然明德投資管理公司目前管理的資金相當龐大,不過這并沒有對其交易造成阻礙。根据海特的估計,明德投資管理公司的能力足以管理20億美元的資金,簡直稱得上是超級期貨基金。
(感受:就是這樣!穩定盈利成長亦是我喜愛的風格。)


  走入華爾街志在金融操作

  我的采(採)訪是在紐約世界貿易中心的世界之窗餐廳進行的。我和海特一直聊到餐廳下逐客令為止,之后(後)又到海特的辦公室談了好一陣子才結束采(採)訪。  

  問﹕你是從什么(麼)時候才開始對金融市場感到興趣的?

  答﹕我在大學念書的時候,選修了一位商學系教授的課程,這位教授頗有幽默感。我舉個例子,他曾經在銀行擔任查帳的工作,有一天,他在查完帳之后(後),回頭開玩笑地對銀行經理說﹕“我逮到你了!”結果競把那位經理哧得心臟病發作。后(後)來,他進行第二次查帳,發現那位經理競真的挪用了7萬5000美元的公款。

  有一次這位教授在課堂上介紹金融工具如股票、債券……等。最后(後)他說﹕“現在讓我們來談談最瘋狂的期貨市場。在這個市場中,投資人衹有5%的保證金即可進行交易,甚至這些保證金還是借來的。”全班人都大笑不止,衹有我例外。我覺得用5%的保證金行交易,其實是一件相當合理的事情。

  問﹕你是從什么(麼)時候開始涉足金融市場的?

  答﹕那是好几年的事。我當時是一名唱片企划(劃),有一天,我下這決心要改行,去追求我真正的興趣?金融操作。盡管我最感興趣的是期貨,可是由于我對此一竅不能,于是我決定從股市經紀人干(幹)起。

  我最先是到一家保守的華爾街證券公司應征。接見我的人是那種從牙縫間繃出聲音的康乃狄格佬。他告訴我﹕“我們衹替客戶買進藍籌股。”

  我當時毫無金融市場的知識,也搞不清楚藍籌股是什么(麼)。面試之后(後),我突然想到賭場中最貴的籌碼就是藍色的,于是我告訴自己﹕“啊2現在我懂得是怎么(麼)一回事了。就是賭博嘛,于是我丟掉剛買的《證券分析原理》一書(這本書被股市分析師視為經典之作),而去買了一本《如何擊倒交易員》。我當時有個想法﹕成功的投資其實與勝算有關,衹要能計算出輸贏的比例,就是找到了在市場上獲勝的方法。

  市場運作并沒有效率

  問﹕你憑什么(麼)認為自己可以發展出能夠增加勝算的方法?

  答﹕我當時也衹是一知半解,但是經過多年交易經驗的累積,我了解市場的運作其實并沒有效率。我有一位念經濟的朋友,他曾經一再向我解釋,要想戰勝市場所做的一切努力其實都是徒勞無功的,因為“市場的運作非常有效率”。然而我發現,所有告訴我市場運作具有效率的人,都無法賺大錢。我這位朋友同我爭辨說,如果我能設計出一套在市場中致勝的電腦交易程式,別人一樣能做到,而這些系統的功用在市場上一定會相互抵銷。(感受:唉~大學d理論家教壞人,市場點會100% 有效率,巴菲特都有講過,如果市場係有效率,買股票o既就聽乞食,仲邊有依家「股神」o既傳奇故事?)


  問﹕你為什么(麼)會認為他的論點不對?

  答﹕雖然有人能夠設計出在市場上致勝的交易系統,但也有人會犯錯。有些人在交易賠錢的時候,會更改交易系統。有些人根本不相信交易系統,總會對交易系統所發出的指令表示懷疑。根据以上的說法,我們可以得到一個非常重要的結論,即人是不會改變的。而這就是市場交易這場遊戲會持續發展的原因。

  在西元1637年,荷蘭的郁金香曾經以5500銀幣的價格進行交易,后(後)卻慘跌到20銀幣,跌幅達99%。你也許會說﹕“在那個時代,交易是一項新鮮玩意,市場也才初具雛型而已。今天我們遠比那個時代的人進步,因此絕不會再犯同樣的錯誤。”好吧!我們再來看看1929年空氣壓縮(Air Reduction)公司的股價從每股233美元的高檔大跌到31美元的水准,跌幅高達87%。你也許會說﹕“20年代是一個瘋狂的時代,現在的情況與當時截然不同。”

  那麼我們再來看看1961年德州儀器公司(Texas Instruments Co,)的股票,從每股207美元跌到49美元,跌幅達77%。如果你認為80年代的我們比當時又更進步,那就不妨看看白銀價格從1980年的50美元高檔跌到5美元的價位,跌幅高達90%。(感受:可以立即在訪問中舉出三個例子而且對答如流,相信他早已根其他人說過無數次。)


  我所要說的重點是﹕人是不會改變的。如果你有堅定的意志以及高度的自信,那么(麼)衹要把以往發生過的市場情況拿來測試你的交易系統,你就能了解交易系統面對未來情勢所能發揮的作用。而這就是我在市場上致勝的利器。

  對交易系統深具信心

  問﹕市場未來的變化是否可能和過去有所不同?

  答﹕市場未來的走勢也許會改變,可是人卻不會改變。當我們還在測試交易系統時,我的伙伴狄爾曼想出用過去任何一段持有期間來測試交易系統的方法。如果你要真正評估一套交易系統的價值,先以過去某一年做為測試的基准,必然會失之武斷,你應該了解該系統在任何一段持有時間獲利的機率。在測試中,我的另一位伙伴馬修發現,該交易系統在任何6個月的持有其獲利的機率是90%,任何12個月的持有期間則是97%,而任何18個月的時間持有則為100%。該系統在經過7年的應用之后(後),其獲利率在6個月、12個月與18個月的持有期間分別為90%、99%與100%。讓我告訴你,我對你的交易系統多么(麼)具有信心。
(感受:將會參加的2007 Automated trading Championship,我會套用這種測試水平。)


我有一位屬下,以前是英國皇家陸軍上校,也是一名拆卸炸彈的專家。我曾經問他﹕“你是如何拆卸炸彈的?”他回答﹕“其實并不難。炸彈的種類 有許多種,比如說馬來西亞制造的炸彈就和中東制造的不同,你衹要能分辨出是哪一種炸彈,然后(後)依其構造拆開來就行了。”又問他﹕“如果你碰到一枚你從沒見過的炸彈,你應該怎么(麼)辦?”他看看我﹕“那么(麼)你又知道一種新炸彈了,不過你最好祈禱這不是你所碰到的最后(後)一枚炸彈。”

  有一天,我走到他的辦公室,發現這位具有鋼鐵般意志的人竟然泫然欲泣。我問他怎么(麼)回事?原來是聯邦准備理事會突然改變貨幣政策,使市場遭受嚴重打擊,我的基金也從每股15美元跌到12美元,而他才剛接一位新客戶,我命令他﹕“替我打電話給那位客戶!”他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什么(麼)?”我又加強語氣地慢慢地重複一遍﹕“替我打電話給那位客戶。”

  當我還是經紀人時,我的老板就曾經告訴我,假如你的客戶賠了錢,即使你不打電話告訴他,別人也會告訴他的。于是我在電話中向那客戶解釋說,根据我們的經驗,客戶賠錢的情況大約每隔几年就會發生一次,不過我相信我們的基金價值在九個月之內不但會止跌回升,而且還會創下高新。我說﹕“事實上,我還向朋友借了

  一筆投入該基金。”那位客戶驚訝的說﹕“你真的這么(麼)做嗎?”我則向他保證,我的確如此做。結果那位客戶不但沒有撤銷帳戶,反而把投入的資金增加一倍。今天,他已經成為我最大的客戶之一。我為什么(麼)會如此肯定?因為我了解我的交易系統,并對其深具信心。成功的交易員也許不知道明天的市場情況會如何,但是他一定對未來長期走勢有相當清楚的概念。

  我有一位朋友,曾經因為做期貨而破產。他無法了解為什么(麼)我能夠一直用電腦交易系統進行交易。有一天,當我們在打網球時,他問我﹕“賴瑞,你這樣做難道不會感到厭煩嗎?”我告訴他﹕“我從事交易不是為了尋找刺激,而是為了求得勝利。”這樣的交易方式也許很無聊,但卻相當有效。當我和其他交易員聚在一起,而他們談論自己驚心動魄的交易經驗時,我總是沉默不語,因為對我而言,每筆交易都一樣。

  獲利無法預估·風險可以控制

  問﹕許多交易員使用趨勢追蹤交易系統,然而几乎沒有人不會對它產生懷疑。貴公司為何能夠與眾不同?你又是如何使用投資報酬和風險的比例高于一般產業水准?

  答﹕因為我們知道自己內無知。不論得到的市場資訊有多么(麼)完整,不論交易技術有多么(麼)高明,任何人都無法避免犯錯。我有一位靠交易賺進一億美元的朋友,他曾經傳授我兩條基  本交易原則﹕第一,如果你不是拿你全部的家當下注,即使交易失敗,你也可以全身而退。第二,假如你知道你交易最壞的結果會是什么(麼),你就可以擁有最大的交易空間。簡言之,雖然你不能控制獲利,但是你可以控制風險。 (感受:當中滲透的交易哲學,你feel到嗎?)


  我舉個例子來說明我對控制風險的重視。一位重量級的咖啡大豆交易商曾經邀請我到他在倫敦的寓所小住。當他請我到一家高級餐廳用餐時,他問我﹕“賴瑞,為什么(麼)你對咖啡的了解比我還多?我是全球最大的咖啡豆交易商,我知道船期,也認識政府部長級的人物……,”我回答﹕“你是對的,我對咖啡豆根本一竅不通。事實上,我連咖啡都不喝”。他又問﹕“那么(麼)你是怎么(麼)從事交易的?”我告訴他﹕“我衹看風險。”

  那頓晚餐花了大約几個小時的時間,在這段時間中,他問了五次我是如何從事咖啡豆交易的。我則告訴他五次,我著重于控制風險。

  三個月之后(後),我聽說他在咖啡豆期貨市場虧了一億美元。他顯然不了解我所謂控制風險的含意。你知道嗎?在咖啡豆方面,他確實懂得比我多,然而要命的是,他根本不注意風險。

  明德投資管理公司的第一條交易法則是,每筆交易所承擔的風險絕不可高于總資產的1%。把交易風險控制到最低點,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 (感受:曾幾可時我都有叫人每次交易要控制在總資金的2%內,唯唯諾諾之後有實行到的又有幾多人?)


  我認識一位交易員,他的一位客戶臨時撤銷帳戶,使他的基金減少了一半。可是,他不但沒有把交易的規模減少一半,而仍然以原來的合約數進行交易。最后(後),他的資金輸到衹剩下原來的十分之一。風險是不能掉以輕心的,它絕不容許你出差錯。如果你不能控制風險,總有一天你會淪落到受風險控制的地步。

  明德投資管理公司的第二交易法則是,絕對要跟趨勢走,而且要完全信任交易系統。事實上,公司明文規定,任何人都不得擅自違反交易系統所發出的指令,正因為如此,公司才會從來沒有失敗的交易。總体而言,交易分為四種﹕成功的交易、失敗的交易、賺錢的交易和賠錢的交易。大部分的人以為,賠錢的交易就是失敗的交易,其實不然。即使是賠錢的交易,也可能是成功的交易。(感受:我敢肯定若果我咁樣同人講,一定俾人鬧,但我從心底裡知道呢d情況係事實。)


  比如說你做了一筆交易,成功與失敗的比例是五十比五十,賭贏可以賺2美元,賭輸將賠1美元。這樣的交易,即使是賠錢,也算是一筆成功的交易,因為這種賭局的重點不是在于你起初是否賠錢,而在于你否能持續這樣的賭下去,衹要能持久,你最后(後)一定會是贏家。

  第三條法則是要經分散投資來減少風險。

  分散投資有兩個方法,一是要在全球市場操作的項目,多于其他交易員。另一個方面是絕不使用單一交易系統從事交易。我們會使用各種交易系統來從事長期與短期的交易。這些交易系統如果單獨使用,不見得具有多大的效用,不過我們也不在乎,因為我們所要的是同時使用這些交易系統,而將風險降至最低。
(感受:穩定盈利的交易心法,其實海特都講得好明顯淺白,而我自己會再加上SCM,即係Strategic Correlations Management,策略性相關性管理。)


  此外,公司用三種燈號來辨別交易系統指令的可接受性。綠燈時,我們完全接受交易系統的指令。黃燈時,我們會根据指令出清目前的部位,而不會再增加新的部位。紅燈時,我們自動出清所有的部位,而且也不會增加新部位。(感受:呢方面,我未能做到,還要多加學習~)


  例如,在1986年,咖啡豆價格曾經從1.30美元上揚到2.80美元,然后(後)又回跌到1美元的水准。在這段期間,公司于1.70美元時釋出多頭部位,然后(後)就不再進場。我們在這筆交易也許可以賺得更多,但是在市場行情上下震蕩如此劇烈時,上述的作法就是我們控制風險的方法之一.

  一次挫敗終生為師

  問﹕如此說來,你和其他交易員的不同之處,即在于你發展出一套指引你何時進場或出場的方法?

  答﹕其實在任何一場遊戲或競賽中,條件最差的人也可能獲勝,參與市場交易的人,大致上可以分為三類﹕交易員、場內交易員與投機客。交易員擁有最完整的市場資訊,而且也擁有最容易出脫手中部位的方法。如果在期貨市場上虧損,他們仍然可以設法在現貨市場上降低風險。場內交易員則擁有時間方面的優勢。以時效而論,沒有人能赶得上場內交易員,至于投機客雖然沒有市場資訊與時間方面的優勢,但是他們具有選擇進場時機的優勢。投機客可以選擇市況對自已有利時進場,這就是他們的優勢。

  問﹕你非常重視風險管理。但這是什么(麼)原因才促使你有如此的態度?

  答﹕當我最初接触期貨交易的時候,我注意到如果買進9月份豬脯,然后(後)在7月以前賣出,几乎是穩賺不賠。于是我邀集几個朋友,湊了一筆錢從事豬脯期貨交易,結果真的賺了。我非常高興,自以為是天才。

  當時,我有一位從事玉米期貨交易的朋友,他說服我買進較遠月份的玉米,賣出較近月份的玉米,雖然當時我衹懂豬脯,對玉米一竅不通,不過我想以某月的多頭部位來抵銷另一月份的空頭部位,應該是一筆相當安全的交易。但是沒隔多久,政府突然公布了一份出乎意料之外的玉米收成報告,導致我的多頭部位持停,空頭部位卻一直漲停。

  當時我沮喪得不得了。記得我走到樓梯口,不禁雙膝跪地,大聲哀求﹕“老天,我不在乎賠多少,可是千萬別讓我背負一屁股債。”正當我跪在地上向上天禱告時,一位瑞士銀行家恰巧從我身經過。直到今天,我還在猜想那位銀行家當時心里在想什么(麼)。(感受:只有將人推到痛苦極限,人才會有深切的感悟。)


  忽視風險損失無可言喻

  問﹕你是否還有其他因為不注意風險管理,而遭致嚴重損失的慘痛經驗?

  答﹕我本人并沒有。不過,在我的交易生涯中,我經常親眼目睹別人不注重風險管理,而遭到重大打擊的慘痛經驗。我在年輕時代擁有過一輛機車,而我一位老惹是生非的朋友曾經告訴我﹕“賴瑞,騎機車的時候,千萬別和汽車爭道,你一定會輸的。”這句話其實也可以運用到交易上﹕“別與市場鬥狠,你一定會輸的。”

  韓特兄弟的遭遇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有人曾經問我﹕“韓特兄弟怎麼可能會輸,他們有几十億美元的資金啊!”我們這樣說好了,假如你有10億美元,而你買了價值20億美元的白銀,那麼你所承擔的風險,其實與一個衹有1000美元,而買了20萬美元白銀的家伙并無二致。

  我有一位朋友,他單靠期權套利交易就賺了一大筆錢,我還到過他在英格蘭的別墅去度假。他雖然是一位很高明的套利者,可是卻是一個相當糟糕的交易員。他曾設計出一套頗具獲利能力的交易系統。有一天,他對我說﹕“我不會依照這套系統的指令拋空黃金。我覺得它下達的指令不太對勁,而且這套交易系統所發出的指令,也衹有50%的正確性。因此,他不但沒有依照指令拋空黃金,反而做多黃金。后(後)來黃金行情開始下跌時,我告訴他﹕“趕快平倉算了。”但是,他卻堅持﹕“黃金行情一定會止跌回升的。”

  好啦最後他就是因為這筆交易賠得傾家蕩產,連那棟別墅也賣掉了,落到衹能住在租來的小公寓里。他是我最好的朋友之一、他連別墅都賠上了的遭遇,的確給我很大的沖擊更諷刺的事是,如果他遵從他的交易系統所下的指令,他可能會大賺一筆。

  我再告訴你一則故事。我的表哥曾經靠選擇權交易,把5000美元的資本變成10萬美元的財富。有一天,我問他﹕“你是怎麼做到的?”他回答說﹕“其實很簡單。我買進選擇權,如果它上漲,我就繼續抱著,如果它下跌,我就一直等到不賺也不賠的時候才賣出。”我對他說“要靠交易過活的,這種策略絕對不能維持長久。”他說﹕“賴瑞,你放心好了,我知道自己在做什麼,我不願意賠錢。”

  他接下來的一筆交易是用9萬美元買進美林公司(Merrill Lynch Co.)的期權。這一回期權價格一路下跌,而我在一個月之后(後)打電話給他時,他告訴我,他現在負債1萬美元。我說﹕“等一會兒,你有10萬美元,而衹花了9萬美元購買期權,如此算來,即使賠光了,你也該還剩下1萬美元啊。”他回答說﹕“我原來是以4.5美元的價格買進期權的。當價格跌到1美元的時候,我想假如你再買進2萬美元的期權,衹要價格反彈到2.75美元,我就可以攤平了。於是我又到銀行貸了1萬美元。” (感受:Average Losers, Loser. 又係個句,向下溝貨,係「贏粒糖,輸條命」o既行為。)


  不衹是金融交易要注重風險管理,任何形態的商業決策也應該注重風險管理。我以前的一位老東家曾經雇用一位期權交易員幫他作交易。這位交易員非常聰明,但是不老實。有一天,這位交易員突然失蹤,留下一堆爛攤子。我的老東家本身並不是交易員,于是他找我並征詢我的意見。“賴瑞,你認為我應該怎麼辦?”我告訴他﹕“把持有部位全部拋出。”但是他卻決定繼續持有,結果市場止跌回升,反而讓他發了一筆小財。

  經過這件事之後,我告訴一位同事說﹕“鮑伯,咱們最好另謀差事。”他問我﹕“為什麼?”我回答說﹕“我發現咱們的老板最近陷身於地雷陣之中,他的脫身之道是閉起雙眼,不管三七二十一地走出來。以後他要是再處于這種情況,他一定會以為閉起眼睛走出來是最恰當的脫身之道。”當然,在不到一年的時間,我這位老東家就把公司的資產賠得清光。

  以客觀事實決定進出

  問﹕除了風險控制外,為什麼一般人從事交易會輸錢?

  答﹕一般人從事交易經常都是根據其個人的偏見,而不是根據客觀的事實來決定進出。

  問﹕你從事各種不同的商品交易,請問你的交易方法是否都一樣?

  答﹕我不是為交易而交易,而為賺錢而交易。記得有一次,我公司的行銷經理米奇·昆唐(Mickey Quenington)介紹我認識一家公司的前任總裁(此人是E.F·曼恩。賴瑞后(後)來將明德投資管理公司50%的股權交給曼恩公司,換取該公司對明德投資管理公司的財務支持)。這個人是位個性固執的愛爾蘭人,他問我﹕“你做黃金與可可豆的交易方法有何不同?”。我回答﹕“對我來說都一樣。”他几乎對我吼道﹕“你是說,你連黃金與可可的區別都看不出來!”我想當時若非米奇在場,他可能會把我趕出辦公室。(感受:為什麼是一樣?我o既理解係因為所有商品不論黃金、可可、大豆、石油、棉花,參與者都一樣係「人」。)

  我太太是一位生長在英國保守家庭的女孩。她非常擔心她的家入會瞧不起我。有一次,我接受倫敦時報的採訪,記者問我對倫敦可可豆市場未來走勢的看法。我告訴他﹕“老實講,我從來不注意我交易的是什麼商品,我衹注意風險、報酬與資金。”結果這位記者在報導中寫道﹕“賴瑞根本不在乎可可豆市場,他在乎的衹是錢而已。”我的妻子看完這篇報導,不禁難過的說道﹕“這一下可好了,我現在再也不敢回娘家了,這篇文章完全證明他們對你的看法是對的。” (感受:記者的水準未免太低但又難怪,相比現在的博客年代,寫手專業得很,全職記者將可能係夕照行業。)

  問﹕我想你不會認為有最完美的交易系統存在吧?

  答﹕當然不會。交易員之間經常流傳著一句話﹕“盡管不完美,你還是可以發財。”我絕不會去尋找最完美的交易系統,但是會努力測試交易系統的可用性。事實上,任何人都有辦法根據過去的資料設計出一套最完美的交易系統。
(感受:信念一致。)

  問﹕你認為從事交易最值得重視的市場指標是什麼?

  答﹕我認為有兩項指標需要注意。

  第一,如果市場重大消息沒有做出應有的回應,這其中必定含有重大意義。例如當兩伊戰爭爆發的新聞傳到市場上時,黃金每英兩衹上漲1美元。我於是告訴自己﹕“一場中東戰爭已經爆發,然而黃金衹小揚1美元。看來黃金市場目前顯然相當疲軟不振。”果然過沒多久,黃金價格便開始持續重挫。

  第二項是艾迪·塞柯塔教我的。當市場創新高時,其中必含有重大意義。不論市場上有多少人告訴你市場基本面共並未改變,而且市場也沒有理由漲到如此高點,可是事實擺在眼前,市場創下新高,而且一定有些事在變。
(感受:有點奇怪,作為系統交易者的海特竟玩「估」市,想深一層,可能係回避答覆核心問題的話語技巧。)

  不下注不贏·輸光不能賭

  問﹕你還從艾迪·塞何塔身上學到什麼?

  答﹕艾迪·塞柯塔幾乎把他交易哲學的精髓完全傳授給我。他說﹕“你從事交易時,可以自行決定所要承擔的風險。你可以承擔你全數資金1%的風險或是﹔%的風險、甚至10%的風險。但是,你必須了解、風險越高。就越難控制交易的成績。”他說的對極了。(感受:put less money, lose less money.資金防禦力的精髓所在。)

  問﹕除了艾迪。塞柯塔和你的合作伙伴外,還有哪些交易員傳授你寶貴的經驗?

  答﹕杰克·鮑伊德(Jack Boyd)。他曾經雇我擔任他公司的經紀人與分析師。

  杰克許多年來一直提供交易方面的建議。我發現。衹要聽他的建議,每年都可以賺錢。後來,我實在忍不住、終于問杰克、他的建議與預測為何如此準確。我要強調一點、他的身高足足有6尺4寸。他回答﹕“賴瑞,假如你真要了解市場,衹須這麼做就行了。”他把手中的圖表丟到地上,然後縱身跳到桌上。他說﹕“現在你看著這些圖,它會告訴你。” (感受:圖表分析係有價值。)


  問﹕我想他的意思是指要對市場有全盤的認識。

  答﹕是的。我與鮑伊德的共事經驗,對我日後的發展有重大助益。我從他身上學到從事交易,衹要能夠控制風險、追隨市場大勢,就一定會賺錢。

  問﹕你還有什麼建議?

  答﹕我有兩條能夠幫助交易得勝的基本法則,這兩條法則也可以應用到日常生活當中。1.如果際不下注,你就不會贏。2.如果你輸得精光。你就無法下注。賴瑞的交易哲學有兩項基本原則。第一項恰與理論派的看法相反,他深信市場是沒有效率的,衹要你能夠發展出有利的交易方法,你就會贏。第二。從事交易需要一套有效的交易方法。但是光是如此也不足以使你致勝。你還必須有效控制風險、否則,風險遲早會控。

  求勝意志為成功之鑰

  賴瑞控制風險有三項基本規則﹕

  1.交易系統絕對不會與市場大勢相抵触,而且他總是根据系充的指示進行交易,

  2.每筆交易所承擔的風險最高絕不超過其總資金的1%。

  3.盡可能分散風險。首先,交易系統應由各種不同的次交易系統組成,而這些交易

系統的取舍標準並不在于其個別的表現,而在于互補的作用。
(感受:有朋友問我程式交易心法,我告訴他其中重要的一項是「分散」,分散的威力,不僅在減低風險,而是透過互補,令資金有穩定成長的表現,分散是攻守兼備的。)
其次,他所涉足的商品市場非常廣泛,其中包括美國與其他五個國家的商品市場,而交易的種類則涵蓋股價指數、利率期貨、外匯、工業原料與農產品。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盡管賴瑞從事過多種職業,如編劇、演員及唱片企划(劃),但是他最後卻是在交易上獲致成功。個中原因就衹是在于他熱中交易,并完全投入所謂基金經理人的行業。我發現,賴瑞·海特的經歷恰恰可以印證艾迪·塞柯塔的論調﹕“求勝意志強烈的人,一定會尋求各種方法來滿足其求勝的欲望。” (感受:共勉之。)


原文: http://www.boss.idv.tw/wizard/wizard15.htm

相關文章 :

0 留言:

Like 此文章(需Login facebook)

facebook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隨意點擊

Login facebook 俾個 Like!

訂閱Alpha研究所

VHSI

alpha followers

熱 門 文 章

Labels

我 的 網 上 書 架

--!>
此小工具發生錯誤

網誌清單

關 於 本 人

我的相片

國際技術分析師協會認可分析師(CFTe),立志成為技術分析一代宗師,著有人氣逾30萬、技術分析網誌──Alpha研究所(http://alpha-lab.blogspot.com/),認為沒有天才這回事,致力點滴耕耘「一萬小時成才法則」,相信「新手看價、老手看量、專業看時」,咀邊經常掛著一句: 「Market Timing」~

聯絡: tgwmailbox-contact@yahoo.com.hk

Beauty's Timing

搜 尋 此 網 誌

同 時 收 看

此小工具發生錯誤